济南表演培训班和济南摄影培训班及济南播音培训班

立森介绍

教学保障

报名信息

【老刘聊戏剧一】戏剧的发生和起源

对于吃惯了文化快餐的现代人而言,抱一本廖可兑先生的《西欧戏剧史》细细品读似乎已经不大可能。有朋友提出:可以整理一下戏剧影视类的读书笔记,无论形式还是内容都力求简洁通俗,最好能有条理成体系。近日忙里偷闲,便来瞎聊胡侃戏剧一番,没条理也不成体系,博君一乐尔。

董建先生的《戏剧艺术十五讲》第一讲的开场白是这样写的:你喜欢看戏吗?你喜欢演戏吗?你喜欢写戏吗?或者——你想做戏剧的导演吗?你想做戏剧的评论和研究吗?对以上问题,全部做出否定的回答是不可能的,你可以不喜欢演不喜欢导不喜欢评,却很难做到不喜欢看。可能不喜欢看京剧,但未必不喜欢看话剧。作为老百姓,你不一定要懂得戏剧艺术是什么,你只要去感受戏剧的魅力就可以了,但若要做一个有一定艺术鉴赏水平的高素质文青,就需要知道一些戏剧知识和理论了。那么接下来,就聊聊戏剧的门道。

戏剧是一门很古老的艺术。

古希腊戏剧,是欧洲戏剧的源头,距今已有2500年。印度的梵剧,有1600年的历史。中国的戏曲,按照现在学术界流行的说法,从12世纪末(时值南宋、金朝)算起,也已有一千多年了。在众多类型的艺术——文学(诗)、音乐、绘画、雕塑、建筑、舞蹈、戏剧、影视之中,戏剧曾长期占据首位,甚至一度有“艺术的皇冠”之称,并一向是一个国家或民族文化发展水平的标志。

人有模仿的本能和欲望;人有以模仿为基点的表演的本能与欲望;人有观看他人表演的本能与欲望。整个人类历史的童年时期与一个人的童年颇有相似之处。因此,从儿童的某些模仿,可以窥见古代人类模仿的目的和意义。李白有诗曰: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青梅竹马”一词由此而来,这里的“骑竹马”、“弄青梅”都是儿童的游戏,男孩胯下夹一竹棍,表演骑马。这是对现实生活中骑马的模仿。那个女孩,或者还有可能有其他在场者观看,便成了观众。于是戏剧最基本的一组关系:表演者与观众,便形成了。

古代欧洲戏剧,主要是希腊戏剧。古希腊戏剧在公元前五世纪便达到了繁荣时期。提到古希腊,我们首先会想到的是古希腊神话,是城邦制,是天文历法,个别人脑洞大点的会想到雷神或者圣斗士。

在希腊的辉煌时期,它并不是一个单一制的国家,而是由数个小聚落分区统治——城邦。一个城邦就是一个城镇,四周土地环绕,每个人都可以自由进出城。希腊人喜欢加入城邦,就像现代人喜欢加入某个会或者俱乐部一样。所有的男性公民群聚于某个场所就公共事务进行讨论,投票解决问题,这便是民主政治的原型。希腊人很聪明,简直太聪明了。他们发明了几何,就是折磨我数年的点线面。他们喜欢琢磨事,慢慢都变的喜欢自问自答,于是出现了相当数量的哲学家。他们在不琢磨世界的时候就开始组织大party,一队人组织起来又唱又跳还朗诵,去祭祀酒神。这里再扯扯古希腊神话。

古希腊人民撺掇出来的神,说实话,比咱们这边的接地气。人家是“神人同性同行论”,希腊人长什么样神基本也那样。而且神还跟老百姓经常瞎搞。生出的孩子也不省心。有这么个神仙,叫狄奥尼索斯,是酒神。掌管万物生机。为祈祷和庆祝丰收,古代希腊人民在春秋两季组织酒神祭祀,变成政府举办的全民性大狂欢。当举行酒神祭祀的时候,人们摆成盛大的行列,组成合唱队,合唱酒神赞美歌。相传酒神曾漫游世界,有半人半山羊神随从,因此合唱队人人身穿羊皮,头戴羊角,扮成半人半山羊的样子。合唱队有一个队长,当合唱队停留在酒神神探之前,队长就开始讲述有关酒神的神话故事,合唱队则报之以赞美酒神的歌唱。按希腊文,悲剧这个词的原意是“山羊之歌”。喜剧的原意是“狂欢游行之歌”。

雅典政府开始在酒神节庆中主办悲剧竞赛会,不过这时的悲剧还不是真正的悲剧,而是一种合唱抒情诗的分体,只有一个演员。古希腊悲剧的题材,大都取自神话,而悲剧诗人往往给神话以新的解释。在悲剧的鼎盛时期,古代希腊曾经产生过很多悲剧诗人,但有作品流传下来的只有三人,分别是:埃斯库罗斯——古希腊悲剧之父;索福克勒斯——戏剧艺术的荷马;欧里庇得斯——舞台上的哲学家。三位戏剧家的作品也是鼎鼎大名:埃斯库罗斯代表作《普罗米修斯三部曲》;索福克勒斯代表作《俄狄浦斯王》(这部作品影响后世千千万万的剧作家,命运悲剧的鼻祖);欧里庇得斯代表作《美狄亚》。

古希腊悲剧的共同特征是:通过神话题材,建立极其丰富的主题,展示人们的生活图景和社会问题,尊重自由意志,又笃信命运。

前不久,我带着学生去剧场看话剧《东方朔》,结束后,学生们纷纷表示感觉很棒,大家上台合影激动万分。一个不那么复杂的故事,配以精致的服装道具,绚丽的灯光音响,通过传神的表演,最终博得满堂彩,这看似简单的事情其实不容易。一个半到两个小时的演出时间,大量的台词不许有一点错误,舞台上的调度要烂熟于心,灯光音响不能有一点差池。谢幕时,才会有经久不息的掌声,导演、演员手捧鲜花时才会体会到畅快淋漓的滋味。

俄国批评家别林斯基有感于戏剧对人类灵魂的无穷的魔力,曾大声呼唤:啊,去吧,去看戏吧,如果可能的话,就在剧场里生,就在剧院里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