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表演培训班和济南摄影培训班及济南播音培训班

立森介绍

教学保障

报名信息

【天雷滚滚】影视编导小课及聚餐照片

作为一名艺术教育工作者,对于教育本身的思考一直没有停止。尤其在加入中国高等艺术教育学会影视艺术专业委员会后,与各大名校的教授大咖在交流过程中,深感影视艺术教育在基础教育阶段推动的步履维艰。

经过近十年的探索研究,逐渐摸索出一套相对完整且成体系的影视编导专业方向的教学法。艺术高考不比高考,是一个彰显个性魅力的舞台,而我们的学生在学校接受的教育更多的是关乎规矩、纪律、排名、成绩,而这些,恰恰是我们艺术学习所鄙夷和扬弃的。

所以打碎学生在学校长久形成的各种枷锁,解放其天性成为寒假七天和暑期十四天训练营的第一课。这个过程尽管伴随着集体失语、个体反抗以及各种形式的阵痛,就像孩子们在不记事时被灌输进各种规矩时的嚎啕大哭。通过动物模拟、规定情境练习、无实物练习、集体小品,最终,我们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到了让孩子们最大限度的松弛,在舞台上收放自如。


然后是理论学习时的故事。

把中国文学史和世界电影史用无数个小故事串起来,三分钟一个包袱五分钟一个笑料,同时突出强调知识点,学生在欢声笑语中掌握扎实的基础知识。今年五月,在接受山东台采访时我就提到过:教育不是往桶里注满水,而应该是点燃一团火——Education is not the filling of a pail but the lighting of a fire。填鸭式的教学至少不应该出现在艺术课堂上。


何为电影?日本电影大师黑泽明在接受终身成就奖时被问到这个问题,老先生仔细想了想,然后摇头说:我不知道。一代电影大师尚且无法给出电影一个解释,学生学习影视艺术何来的一定之规?我虽解释不了电影,倒还能凭着十年艺考教育的经验从考官的角度解释一下高校想要什么样的学生。

首先:绝不是擅长死记硬背的“好”学生。因为不论是电影还是戏剧,导演还是编剧,创造力都是凌驾于死板的理论之上的。所以,那些“哪部电影创作于哪一年,哪位导演生于哪一月,哪个理论提出于哪一天”诸如此类的问题,不记也罢。


其次:面试时的状态。这又回归到训练营开始时做的大量练习上。解放天性,松弛而不松懈。面试时的自我介绍,回答考官提问,即兴评述和现场编讲戏剧故事,这些无一不需要考生在一个充分放松的状态下回答。一紧张,状态全无,漏洞百出。要有交流感,“聊起来”,是最佳状态。

再有:角度的选择。写散文或者故事,都要有个方向,即便是写影评,也需要一个独特的角度去深入评析。选择一个与众不同的角度,而这个角度还不能怪异到令人难以接受的程度,这个“度”需要在平时的写作练习中摸索。

每年,大学即将毕业的我的老学生们在拍毕业作品时会把剧本寄过来,与我一起讨论,大家已不再是多年前的艺考阶段的师生,更多的朋友或同行间的交流,记得一个考上南京艺术学院的学生大学毕业后给我说:真正踏入影视圈才发现,打破常规的观念是多么的重要,所幸多年前我们就已经在你的课上有了些概念。听后甚慰。


今后,每两周的周末,会在济南市省府前街红尚坊西区十五号楼209举办影视艺术沙龙,我和我们团队的老师们现场拉片儿,讲授导演、编剧、摄影等课程。

提前报名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