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表演培训班和济南摄影培训班及济南播音培训班

立森介绍

教学保障

报名信息

【学生优秀叙事散文】礼物

 

 奶奶的小二层楼盖在公路边上,虽然噪音大点,生活却比同村的其他人家方便许多。奶奶有个怪邻居,那一家的院墙要比别家的都高,墙头上有时会挂着些小动物尸体,院里常传来狗的哀号。这个院子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真是充满了诱惑。我曾跟奶奶打听那院子里是干什么的,奶奶会突然板起脸来让我别打听,让我别乱跑。

 一日中午,我学着电视里比基尼美女的样子躺在自家楼顶晒太阳,那院里又传来了狗的叫声,我匍匐着挪到楼顶边缘,看见一男人正在踹一只大黑狗,那狗特别大,大到站起来就可以比那男人高,但却任那男人一脚脚实实地踹在肚子上,发出阵阵的哼哼声。我的正义感突然充满胸膛,抓着栏杆站起来冲那院里大喊:“你干嘛呢?!”那男人停下动作,抬头看了过来,虽隔的很远,眼神也让我害怕的不得了。“大黑狗得救了。”我开心地想,便骄傲地瞪着他。大黑狗却根本不懂感恩,窜到男人前面冲我狂吠。那男人没说话,熟练地从背后把猎枪转到身前,瞄准了我,甚至上了膛,这情景我在电视里看过,明知下一个动作是他扣动扳机我轰然倒地,我依然一动不动——我被吓傻了。僵持了一会,男人放下枪进了屋,大狗跟着男人走了。我一下瘫倒在地上,不知死活地想:“太刺激了!”

 那院子在我心中变得更加神秘,我想去见见那男人。但我要以什么方式去见他呢?我开始在屋顶上蹲守,希望能看到他。我猜他是后面山上的猎人,偶尔会下山买卖动物皮之类的。各种小说电影里的情节都被我强加到他身上,他被我在自己心里塑造成了一个英雄。

 可是一直等到冬天也没再见过他。新年的气氛让我暂时忘了这位大侠,我开始挨家挨户的要压岁钱。这天我在商店里挑了一些小烟花,准备交钱的时候,发现店老板正在跟大侠争吵,大侠想买些烟酒却发现自己的钱不见了,想拿动物皮肉先抵上。店老板说话挺难听,非说是大侠想赖帐,大侠听完又把手伸向背后,“要拔枪了么?”我突然有些期待。平时懦弱的店老板丝毫不怕,说大侠没本事窝囊废,大侠低头不语,放下烟酒掉头就走。店老板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说大侠的媳妇怀着大侠的孩子时就跟和大侠一块出来打拼的兄弟跑了,现在大侠连回老家的脸都没了,就赖在村子里,看个破山还整天撵这个赶那个的不让乡亲们进山砍柴……我听这话甚是愤怒,学着电影里大老板打点小二的样子给大侠相中的烟酒付了钱,提着东西就去追他。大侠果然好身手,我竟没赶上他,一直追到了他家门口。大侠没开门,问是谁,我有些紧张地说:“是我啊,大侠!”这句“是我啊”显得我和他亲近了不少。大侠开了点缝,低头看到把烟和酒高高举过头顶冲他一脸媚笑的我,他看着我手里的东西有了点笑意,一把拿了过去,让我等着。他转身后我自觉的跟了进去,大侠去摘了几个墙上的动物皮,我正钦佩他做人讲究之际,那只大黑狗突然冲我狂吠起来。我吓得在院子里转着圈的跑,大黑狗很容易就能扑到我,却不紧不慢的跟着我跑,我撕心裂肺地哭着,大侠已点燃一根烟,轻轻地说:“行了虎子。”狗不再吠,我也停了下来。大侠冲我吐了口烟:“小子,知道我是坏人了吧。走吧,别让你家里人再找来了。”我眼噙着泪可怜地看着他,像弃妇一般幽怨地说:“大侠……”他问:“什么?”我又说:“大侠……”他突然开怀地笑了,像是身体里好多黑色的烟被吐了出来,他说:“你再叫。”我说:“大侠!”他说:“你再叫!”我说:“大侠大侠大侠……”他的笑声特别豪爽,伴着烟抽多了才有的沙哑。大黑狗摇着尾巴围着我俩转圈,我像是拜师成功了一样,和大侠一起哈哈地笑着。

 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来找他了,但我们都清楚,这事最好别让别人知道,村里人莫名地都很排挤他,我并不在乎大侠的过去,我只是不想因我再给他惹是非。大侠开始刻意地为我下山,虎子一叫我就偷溜过去。大侠对我很好,请我吃肉,给我唱歌。他唱的不是汉语,我问他这是哪里话,他说这是他的家乡话,那里有辽阔的草原,蓝蓝的天空,是像天堂一样圣洁的地方。我问他:“后来呢?怎么到这了?怎么不回家啊?”大侠突然翻了脸,手又伸向背后,我知道大侠是从不开玩笑的,吓得我不敢再说话,虎子窜了过来挡在我俩之间,用嘴往外拽我,让我快走。大侠手松开枪,又开始踹虎子,虎子一直挡着我直到把我拱出了门。我听到院子里虎子的叫声像当初那样委屈凄凉,现在再想时心里又多了好些哀伤。

 都是侠义之人,没有什么事是解不开的,我又开始去大侠家。我和虎子有暗号。我在门外喊“闩”虎子就闩门,喊“开”虎子就开门,而且虎子只听大侠和我的命令。这太神了!一日在大侠院子里吃火锅,他摸着我的头说:“托托现在也该有你这么大了吧……”我知道大侠的往事不能多问,所以只是听着没有说话。大侠喝了口酒说:“托托是我的小子。”他从屋里拿出一个布包打开给我看,里面是好多副小手套,都是他用动物皮自己做的。我拿起一副和我的手大小吻合的兔毛手套戴了进去,很柔软舒适。他没有反应,我怕又碰了他的雷池,马上脱下手套放了回去。他说:“一岁一双,都是给托托的。”大侠又喝了口酒,突然怜爱地看向我,一下把我背了起来,绕着圈唱起歌。他说:“小子,等你长大了,我也不能相信你了吧。”这话让我感到心酸,搂紧他的脖子坚定的说:“大侠,我不会忘记你的。”

 这时门被人敲得“哐哐”响,我听见商店老板的声音:“快把孩子交出来!”大侠去开了门,奶奶站在中间,旁边是小人得势状的商店老板,后面还站在好些同村的叔叔大爷,他们看见我都各怀鬼胎地冲奶奶扇风点火,奶奶径直走过来,拽着我就往外走,门口的人被虎子吠的不敢说话,我不情愿地被拽着,只当是回家晚了惹奶奶生了气。走到门口,奶奶背对着大侠说:“宝山,麻烦你了。”门被关上,商店老板大声地说:“当初我和爱莲差一点就成了,后来让他骗走,跟他吃尽了苦头,最后还不是……”其他人嘲笑着:“他不来也轮不上你啊,那时候爱莲还是喜欢我多一些的……”奶奶一句呵斥,他们都没了动静。路上很静,只听院里传来大侠的歌声,幽幽长长。

 那次之后大侠就很少下山了,也不欢迎我踏入他家的门,我只能在楼顶守望着院子,希望能再看见他和虎子。没过多久我就被爸妈接进城去了,对大侠的想念却没有减过。

 一年后再回来时,大侠的院子已经空空如也。奶奶说半年前虎子看山时被偷伐林子的人打死了,大侠抱着虎子回到院子,哭声半个村都能听见,一直抱着那狗叫“兄弟”,一晚上又开枪又摔东西的,听着让人甚是凄凉。没多久大侠就收拾东西离开了。奶奶说大侠刚来村子的时候脾气很好,而且和村里最漂亮的姑娘结了婚,姑娘好不容易怀上孩子,大侠就特别努力的看山护林很少下山来,结果那姑娘还怀着他的孩子呢,就被另一个外来的男人拐跑了,只留了那只小黑狗陪着他。奶奶说她最后悔当初给这两人牵了红线,害了好好的两个孩子。

 大侠留了一双手套给我,是当时我戴过的那双兔毛手套,上面还绣着两个他的家乡文字,他教给过我的,是“托托”。

 我戴着手套坐在楼顶看着那院子,很怕等不到他和虎子的身影。宝山,不管你现在去了哪里,你一定要好好的。大侠,我说过我不会忘记你的,你要相信我。

 给了我一年父爱的宝山叔叔在我的生命中没了消息。戴着他送的礼物,突然感觉自己也要长成像他一样重情重义的男人。

                   ————此文经老刘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