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表演培训班和济南摄影培训班及济南播音培训班

立森介绍

教学保障

报名信息

【学生习作】人间喜剧 青春离奇

人间喜剧 青春离奇

——浅析《致青春》陈孝正的心路历程

郑薇说:我们都爱自己,胜过爱爱情。纵观影片中的七个性格迥异但却一样怀揣梦想追求爱情的人物,他们都在青春里经过了各种各样的洗礼与成长,正想自片中老张说的那句诗: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殇。导演赵薇试图传达给观众的是青春匆逝,年华不再,而你却只能在河岸尽头看着你原来做的或许愚蠢或许执著又美好的记忆默默怀念。

良辰美景奈何天。

我们在影片中第一次对陈孝正有印象是影片开场一段时间后以一张干净整洁的床铺出现。机位架在拉帘里面的床上,拍了郑薇从帘缝中窥探的画面,下一个镜头是把帘子拉开,依旧是在床上架机位,后景出现了郑薇与陈孝正产生第一次矛盾的导火索——大楼模型。此处导演将矛盾产生埋下伏笔,但实际上,老张和郑薇的对话中,才真正是导演想埋的伏笔。这两段对话非常简练地将陈孝正的性格作了简介,把大学时期的陈孝正作了简单的刻画,这么设计,给人自然有一种“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感觉。接下来就是陈孝正的经典一推,升格的镜头对郑薇的面部做了特写,加入了一小段蒙太奇,将陈孝正接大楼模型与郑薇被推在地上作了镜头的拼接,两处穿插,导演又在试图向我们传达出大学时代的陈孝正是多么完美仔细一丝不苟的人。在后面的每一个叙事镜头里,导演要他表现出来的性格正是大学时代心态的一种反映。把整个人物向几乎不出任何差错,与完美分不开的人物形象上进行刻画。包括他对郑薇说,他的人生是只能建行一次的大楼,不能有一毫米误差,这里巧妙地与后面多年以后的陈孝正作对比,形成性格和心态上鲜明的反差,陈孝正在大学时代中现实主义的内心里是掺杂了一些郑薇带给他的美好与自由,但时光无法永存,良辰,佳人,美景,带给我们的只能是回忆。

为谁辛苦为谁甜。

可以说多年后陈孝正再次出现在郑薇家中的电视上时,他的心态不再是当年大学里那个贴上禁止吸烟标志,面无表情的大男孩了。导演给出了两人在黑夜中月光下的台阶上重逢的画面,光线从侧面打到两人的脸上,烟雾缭绕在摄像机前,把如今一个“连我自己都反感自己样子”的陈孝正烘托地不真实。陈孝正的多年以后确实变得越来越像林静。暗调的画面与人物脸上的阴影,其间镜头一直在移动,导演设计的这一幕是让陈孝正将成长褪变之后的自己再次展示给观众。郑薇流泪的惊恰恰是代表了荧幕前观众的巨大改变。可能令他改变的是郑薇的一句或许我愿意跟你一起吃苦呢。亦或许是曾毓给他一个眼神的肯定。但我们不知道他努力辛苦的最后究竟是为了什么,纵观前后,他也不过是为了纪念青春罢了。

年华青涩逝去,别有洞天。

爱情像一条河,我们都摸着石头过河。陈孝正的心路历程与心情变化是坎坷的,他面对爱情与青春起初是怀有希望的,可他终究因为功名放弃了年华中最纯真的那段青春,导演借陈孝正的人生发展和时光流逝,给了我们青春不能回头的真实震撼。就像电影在中段时,郑薇走在旋转楼梯上,导演多次运用了不规则构图,也恰恰暗示了两人的爱情之路如同这楼梯一样曲折艰辛,而对于那个年代中陈孝正的逐渐变化的心路历程,导演想反映的是这样一类人在青春时挥霍青春,成熟时感慨青春,真到功成名就时却希望回到青春,重新再走。陈孝正坐在海洋馆的石级上,镜头从侧面拍摄,光线柔和,但整个部局以亮调为主,这是多年后的陈孝正问郑薇我还能再爱你吗的一幕,导演给我们试图传达了陈孝正此时缅怀青春,后悔青春,而事实上青春再也回不去,画面颜色鲜亮,两人似乎又回到了那段青涩朦胧的时光里,而导演给镜头外的观众也恰恰带来了陈孝正心里这种深深遗憾的感悟。

王菲的歌中唱,年华青涩逝去,明白了时间。每个人都是陈孝正,在青春中慢慢成长和褪变,为了现实与生存,努力在尘世中不断舍弃不断遗憾不断悔恨。青春本就是一场喜剧,就像陈孝正再回头遗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