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表演培训班和济南摄影培训班及济南播音培训班

立森介绍

教学保障

报名信息

家门

家门

多少次了,那扇漆黑的木门在如水的凉夜中入梦而来,那高高的已斑驳出片片木色的门槛横亘在那里,泛黄的春联还残留墙上,铜制的雕花门鼻儿依然锈迹斑斑。

梦中,我总是扣着这门鼻儿,重重的敲打那两扇门板,嘴里唤道:奶奶开门。只是那门,再也没有豁然打开,我知道即便开门,门内也早已没有了奶奶的身影。

叔叔说,他也经常梦见老家的大木门,梦见他远去时的一幕幕。回头想想,真的有好多年了。叔叔走的时候,奶奶没有出来送他。奶奶是不同意叔叔去城里打工的,她这个与庄稼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女人固执的认为城里又乱又吵,山里的孩子去了准会受欺负。她与叔叔赌气不与叔叔讲话,任爸妈小姑怎么好言相劝,她只一声不吭的纳着鞋底。最终,奶奶没能留住叔叔。叔叔在一个秋天的下午打点行装,然后去敲奶奶的门。奶奶不应,只在屋里低低的抽泣着。叔叔冲门里喊一句:娘,我走了,你保重身体。就转身离去。年少轻狂的他步履坚实的走出屋,走进院子,推开那扇笨重的黑色院门,迈过了高高的门槛。他走了几米又停下脚步,慢慢转身,望着已被他落在身后的自己的家门,不觉间已泪流满面。忽然,咣当一声,奶奶的屋门开了,只见奶奶抱着几双簇新的棉鞋跌跌撞撞的匆忙跑出,一边跑一边叫着叔叔。

许多年后,叔叔已不再是那个浑身是胆的初生牛犊,他开着新买的轿车耀武扬威的停在自家院子前高声喊着娘,儿回来接你去城里享福……当然,我也不再是那个比门槛高不了多少的乡下小姑娘。可是我们都记得,那天叔叔走时,天空中的如血残阳,还有那瑟瑟秋风。就在叔叔将转身绝然离去的时候,奶奶揣着她一针一线细心缝好的棉鞋从屋里跑出来。夕阳给火烧云镀上凄艳的色彩,家家户户的屋顶上似乎升起了袅袅炊烟,天幕高远辽阔,秋风送来了离别时的萧索。奶奶站在门内,一只手紧紧抓着门板,嘴角颤动,泪眼朦胧,风吹乱了她的白发。她念道:鞋,孩子,拿上这新鞋。叔叔朝他奔来,隔着门槛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男儿泪在那个时刻肆意流淌,叔叔沙哑着嗓子叫声娘,和了奶奶的哭声回荡在傍晚的天空中。

叔叔走后不久,小姑就要出嫁了。小姑长的漂亮,从我记事起家里就来过许多提亲的人,却都被奶奶婉言谢绝。她总认为姑姑还小,离出阁那天还很远。直到强子叔第三次站到我家门前,奶奶才不再婉转的回绝,而是默许了婚事。奶奶后来对我说,她要考察考察,直到她确认强子叔是个好人,会对小姑好,才答应了婚事。至于奶奶用的什么方法考察的强子叔已不得而知了。只是后来大家一起吃饭,小姑夫喝点酒总是乐呵呵的说,咱妈当年可真疼她闺女。这时小姑就搂着奶奶的脖子冲着姑父说,妈现在更疼我。

小姑出嫁那天,奶奶忙坏了,张罗着姑姑的行头,准备着客人的烟酒。强子叔穿着笔挺的西装,坐着小轿车来接姑姑。门外锣鼓喧天,门内人声鼎沸,奶奶挂着洋洋笑意穿梭在一片热闹之中。强子叔拽着姑姑的手,就在那黑色的院门前给奶奶跪下,一齐向站在人群中央的奶奶磕了个头,一齐含泪叫了声妈。奶奶颤颤巍巍的走上前去,抖着双手把一双新人扶起,强忍住泪水,努力向他们微笑着。我记得小时候姑姑常搂着我给我讲她小时候的故事,讲奶奶如何一个人把她的三个孩子抚养大,又是怎么一边编竹席一边下地种庄稼最后供爸爸和小姑考上了城里的大学。我也记得奶奶为了点小事骂姑姑,错不在姑姑,可姑姑还是一个劲的认错生怕奶奶气坏了身子。当然也记得姑姑为了跟强子叔好,绝食两天,奶奶把饭送到姑姑嘴边时腮边滑下的泪。

众人将一双新人送出门去,妈妈扶着奶奶尾随着人群。我看见奶奶在那高高的门槛前停住了脚步,抬了抬腿,最终还是没有迈出去。那敞开的大木门外,一大片洁白的云朵飘过,奶奶靠着门,瘦小的双肩微微颤着。

时光也如云朵一般无声飞逝了。地里的麦子绿了又黄,山上的花朵开了又败。这些年岁不觉间已叠加在每个人身上,奶奶逐渐老去,我不断长大。奶奶总是坐在门前向外张望,等叔叔姑姑回家团圆,她总是说:啥时候人聚齐了,我就给你们包大肉包子,包顶大个儿的……

十六岁那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省城的高中。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全家都沉浸在欢乐之中,奶奶大概是最高兴的一个吧,她指挥着这个杀鸡那个打酒,自己则在厨房忙活着,要为我置一席盛宴。我蹑手蹑脚走到厨房,想先弄点好吃的。刚靠近门边,就听见奶奶小心翼翼的问妈妈,“娃儿她妈,咱娃就非得跑那么老远去上学吗?俺可听说,那学校一个月只给一回假啊……”说着说着奶奶哽咽了。妈妈柔声给她解释着她无法理解的升学率,我听见她长长的叹息,那里面包含了太多的不舍,也隐藏了满心的担忧。我知道,奶奶最疼我,她多么希望我可以永远做那个迈不过院门门槛,在她呵护下羽翼未丰的小女孩儿啊。

可是奶奶,每个人都要长大,未来漫长无期,唯有闯过才能懂得。奶奶,请相信你的孙女会照顾好自己。这十六年来你的悉心呵护,你的勤劳善良都已成为一帧帧书画,悬于心壁,永不退色。尤其是我走出院门,踏上征途,回望家门的那一刻,奶奶,我看到了你。你依然没有跨出门槛,只是双手扒着门沿,昂着头,远远向我眺望。奶奶,你在我记忆中就这样被框进了黑色的门板中,馒头的白发与门框相互映衬,一黑一白,烙在我心底,不被岁月浸染。

不管你是否已离我而去。

我记得那一天,爸爸突然赶到学校,找到我后不由分说拉住我就往校门外走。我看见他的愁容就如同那天的天空。我记得那日的天空乌云密布。在片片乌云下,爸爸告诉我,奶奶突发脑溢血去世了。我听完,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心无助的抽搐着。望着爸爸一夜苍老的脸,我再也忍不住,扑到他怀里放声大哭。

叔叔回来了,姑姑回来了,他们跪在奶奶的床边泣不成声。我独自坐在那扇黑色笨重的木门前,背对堂屋大泪滂沱。我不敢回头,不敢看黑洞洞的屋子里摆着的奶奶的遗像。她的微笑在那木色相框中就这样被定格,一如当年我离家时她被框在黑色门框中一样。那似乎已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如今,家门中再不会有那个慈祥的笑着的老人。声声呼唤却还萦绕耳际,奶奶却已走远,只剩下这空旷寂寞的屋子和那扇在我心中已经闭合的家门。

奶奶下葬那天,天依旧阴着。风如海浪般翻滚,压弯了草儿和树枝。送葬的队伍很长,缓慢的静默的沿山路蜿蜒而行。我走在最后面,脚步沉沉面容戚戚。拐弯时,我看见了阴霾的天空下自己的家,院门紧闭,毫无生气。

恍然间,我感觉到奶奶还坐在黑木门后,她手中一定编者竹席或者箩筐,只等我推门费力迈过高不可攀的门槛,然后她被我那憋红了的小脸逗得哈哈大笑。是啊,我还是那个比门槛略高的小娃娃,在黑色木门里望着外面的世界,身后是一脸笑意的奶奶。

“奶奶开门……”奶奶和我都在家门里,未曾分离。

点评:

这篇文章属于叙事散文考察科目中整体性较好的文章。语言朴素优美,准确精练。下面从几个角度分析。

首先,对“家门”这个题目有较深刻的理解。文章采用了虚实结合的手法,虚写家门,实写家门中的老人。主题的清晰是一篇成功文章的关键,家门中的老人盼望着儿女成材,含辛茹苦的抚养子女长大,然后再一个个的送出家门,然而望子成龙的心愿却与合家欢乐共享天伦的想法发生冲突,虽无强烈的起伏跌宕,却在看似随意间将一位善良老人独倚家门的怅然若失勾勒的如在目前。“奶奶逐渐老去,我不断长大”这一句最能表达全文的情感基调。主题立意是文章的中心思想所在,主题清晰,文章才可以立住不倒。

其次,结构严谨。这篇文章通过叔叔,姑姑和我的三次离家,去写奶奶,这是一个亮点。三次分离,老人三次未出家门,仔细想来,意味深长。奶奶是这个家的守护者,她所期待的其实也是很多老人所期待的,合家团圆,但是她所等到的,却是儿孙一个个的迈出家门。最终,老人离开了,她没能等到家里人聚齐的那一天,“我”也没吃上奶奶许诺的大肉包子。整体看来,首尾呼应,文章的递进有层次。

最后,语言精练。没有太多废话,这里所谓的废话就是现在同学很喜欢写的没什么营养的抒情文字。散文是在情感中叙事,叙事散文讲究情景交融,情与景不可偏废其一,要使文章生动,语言就不能空洞,但也不是一味的堆砌辞藻,要言之有物。越是深刻的感情,越需要朴素的表达。这篇文章的文字不可谓不精彩,由事生情,由情生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