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表演培训班和济南摄影培训班及济南播音培训班

立森介绍

教学保障

报名信息

也许横冲直撞,却也惊喜连连



鲜信雯,山东师大附中 
取得浙江传媒学院影视摄影与制作(电视节目制作)与影视摄影与制作(电视摄影与制作)两张合格证、南京艺术学院编导专业合格证
 
        不论你是向从前追溯,还是向未来憧憬,人生给予你奋力放手一搏的机会都并不多,有许多既定的轨道是我们无法不去遵循的。而眼前,没错,是最美的十七岁了吧,人生第一次向你发出了放手一搏的邀请。对于怀揣着艺术梦想的人来说 ,它令人神往却也只停留在望而却步;而对于坚定地怀揣着艺术梦想的人而言,它令人神往且不足以生畏,究其原因,艺术是这些人愿意奉献一生热忱的梦想,更多的,是他们的职业定位。追逐,是他们一厢情愿的事情。我属于第二种人。

        对于选择艺考,我从未犹豫也从未有过心里挣扎,只是如何去追,从何追起,是我一直以来困苦的问题。父母没有表现出直接的反对,但是他们的沉默让我知道这也许并不是他们一直以来期许的,或许这终将是一场一意孤行的战斗。可后来在与班主任的谈话中我顿悟,他们从不是因为违背期许而沉默,而是面对众所周知的风险和陷阱,他们怕了,害怕我受伤害,害怕我第一次如此执着拼命就受了挫,班主任在电话里说:作为父母应该要做的,不是替他做选择,而是要在孩子的选择里充当动力源,永远支持孩子的选择,梦想,也没有不靠谱啊。他们一定比任何人都了解我,了解我的固执了解我的热爱,所以家庭的支持也在班主任的强心剂和我的鼓励下成形了。但这场建设工作让我在自己的梦想、自我证明的基础之上,加之以强烈的对父母的报答的渴望,我不单单为自己而战,也为了不枉他们的期许。

        感谢立森老师及时的出现在了山师附中戏剧影视专业的讲坛上,在不断的咨询和商讨中,我顺利来到立森进行培训,让我找到了追逐拼搏的方向和方法。也许放在艺考接近尾声的我身上,让我去概述我的艺考经历,我可能十有八九都是抱怨,抱怨不公平,抱怨自己怎么这么不幸,要比别人多走这么几糟。而现在,甚至说是刚刚结束了上海的考试走在回宾馆的路上的我来说,我都会说,那是一场旅程,不寻常,更不可复制无可代替,他给我本就丰富的人生经历又画上了浓重的一笔,时刻提醒着我是谁,在做什么,想要什么。在南京的第一轮考试中,我成为了大满贯选手,所有参加报考的专业都顺利进入了三试,那份喜悦无以言表,对于我随后的考试也给予了满满的自信和经验。可犹晴天霹雳般随之而来的,是我统考落榜的消息,这意味着这场南京行及其战果仿佛都付诸东流,毫无意义,即将到来的更加激烈的校考还没开始就已经给我下了死亡通知书——我根本无从参与。那时候我还在南京,被大雪困在了高铁站将近18个小时,同行的四个考生我们都是一个人来到了南京,并没有家长的陪伴和协助,被不清不楚的车况折磨得心神不宁,经历了在没过脚脖的雪地里拖着沉重的箱子“长途跋涉”了近三个小时也没有找到离开高铁站的出租车后,相对无言,继续拖着箱子穿过南京站的站前大厅来到售票厅,我们决定挨到第二天早晨退票。就这么坐在行李箱上,和形形色色被困的人一起在售票厅睡着了。今天我都还记得那个难忍的臭气和就地打扑克、喧哗的吵闹声,谁也无法想象那是凌晨三点钟的景象。直到凌晨四点,我们被手机铃声惊醒,是美团打车的司机,原来是我们忘记关闭美团的打车系统,在历时五个多小时的排队等候下我们被这位司机接了单。回到南京市中心,提前定好的民宿还没有开放入房,我们只好又拖着箱子来到附近的海底捞,以为能饱餐一顿,谁知道都齐刷刷的在火锅不断冒出的热气蒸腾下,睡的很熟很熟。工作人员直到我们自己因为胳膊被压的失去知觉醒来也没有叫醒我们,醒来的时候是早上六点,四周跟刚来的时候没有两样,都干干净净空空如也,没有了以前人来人往的海底捞的忙碌景象,竟有点想笑,我们来海底捞避难了。坐地铁来到民宿,逃不过的,我站在窗口给爸爸打电话告诉他统考的成绩,爸爸什么都没多说,只是说,等雪停了,就赶紧坐最早的车回来吧,我们都在家等着你呢,没事。后来听妈妈说,他们的心情就好像坐过山车,两个人那天晚上没有一个人能顺利入睡。

        我回想着在南京的种种,眼泪啪嗒啪嗒的碎开在地上,我果然又让大家失望了。没有考试的时间里我们骑着小黄车在凌晨的街道上看夜景、骑行,也不怕迷路;通宵窝在宾馆房间里一起看鬼片遇上老师们查房;接我考完最后一场试的朋友们坐上地铁,一口一个“没问题”“这个证肯定稳了”的鼓励我;一起观光南京城,在夫子庙古城的古街上放肆奔跑,在时光邮局里给未来的自己和父母写信,那些畅汗淋漓的笑和哭…在此刻这个大雪纷飞阻断了回家的路的时刻,一幕幕的重现在脑海,可我一点也不后悔,相反的,这些回忆,成为了当时当刻唯一的慰藉,这是我们第一次一个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为了自己的梦想拼搏,当然是幸福的值得的,怎么能因一个分数就否定他说是悲伤无意义的呢。

        既然有了坑,我们就得填上。我别无选择,临时转换了专业,像是在跟时间赛跑,在五天的时间里分成两个部分学习表演和播音,做最后的挣扎。十几年没有跳过舞的人,竟然压了腿下了腰,那种痛苦可能无法感同身受吧。上午嘿哈吼八百标兵奔北坡即兴评述,下午压腿跳舞练台词排即兴小品,我佩服当时仍旧充满信心和勇气的自己,我没觉得自己会就这么输掉说不定老师就真的喜欢一张白纸,没有技巧没有夸张,但我忘了,有些时候,我们是无法打破时间沉淀才能造就一些可能的规则的,侥幸,从来都不可行。来到表演播音的考场,我被一张张登记表震惊了,在我这一栏空白处以上,无一例外的,他们来自98年、97年、96年……甚至更早,我竟然在跟一群苦练复读了多年的表演播音生竞争,我到底凭什么能过。人外从来都有人,比你付出更久更多的人,你除了更努力以外没有别的可战胜的可能性。我用五天,远远不足以战胜这些身经百战的战士们啊。几轮考试下来,我彻底的孤身一人又跑遍了北京、杭州、南京、上海各个城市,来回周转,在播表和摄影的交叉中考试,换不完的服装和妆容,以及大相径庭的应试状态、方法、流程,折磨的我也是一度觉得自己很“全能”,只能通过“单人游”来缓解自己的压力。频频出错,突发状况不断,我梦想了三年的上海戏剧学院因为我自己的时间观念问题,看错了时间而没能及时赶上它连续两场的考试,像北电中戏一样,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这是我最大的遗憾,唯一的遗憾。(第二轮是播表省考,在济南,因为没有有强烈的意向学校就不做具体回忆了,但也是收获满满,为第三轮积累了经验)。

        终于,我迎来了自己的四月,如愿收到了三张合格证,不多,少得可怜,但也已经是我这样的情况下最好的结果最好的学校了,南艺一张,浙传两张,我尽力了,也知足了。

        历时多久已经记不清了,但艺考的所有一定是我一生的宝藏,它见证了我抓住了人生给予我的第一个机会的过程,并为之大肆拼搏疯狂了一番。这一程,也许横冲直撞,却也惊喜连连,人生中这样的时刻,珍贵,难得。感谢立森,感谢立森老师和他的团队小伙伴们,还有一直以来鼓励支持的父母和同行的挚友们,感恩,有你们,才有了现在这个知足的鲜信雯。感谢杭州,感谢南京。

       最重要的,南京,我的起点,竟然也命运般的成为了我第一段人生的终点和第二段人生的第二个起点,首批志愿,我将毫不犹豫的填上“南京艺术学院”这个名字,竟有些奇妙。南京,这个不断给予我奇迹的地方,我们九月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