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表演培训班和济南摄影培训班及济南播音培训班

立森介绍

教学保障

报名信息

永不凋落的美丽

永不凋落的美丽
——评《卡萨布兰卡》的好莱坞经典美学
 
   二十世纪初期好莱坞戏剧化电影不断发展,商业运作模式下的梦工厂仍然涌现出许多经典之作。经典好莱坞之所以能够在二十世纪二十到四十年代引领戏剧化电影的风潮并不是偶然的,故事情节、人物塑造、观众心理研究等各方面都达到了极致,开创了属于经典好莱坞的辉煌。下面就以影片《卡萨布兰卡》为例,简要剖析经典好莱坞美学。
       经典好莱坞电影具有明显的开端、发展、高潮和结局,具有鲜明的线性结构方式;
语言的使用(台词)使电影成为与戏剧舞台艺术具有同等效力的,成熟的艺术表现形式。这种类型的叙事结构主要从戏剧和小说等文学艺术中所汲取。作为成熟的文学样式,电影学习戏剧的叙事结构不失为一种快速成长的途径。电影作为叙事艺术,与戏剧和小说等传统叙事艺术的相近性,令观众在观看电影时有类似的心理感受,更易理解导演意图,体验人物内心感受,同时影片本身也符合传统的叙事艺术架构。五段式结构(热/冷开场、平缓叙事、小高潮、反复推进、大高潮)令经典好莱坞的戏剧化电影迅速成为世界戏剧化电影的典范,作为一种模版,好莱坞将其运用到极致。
 
 
 
   于1942年11月上映,迈克尔·柯蒂斯指导的《卡萨布兰卡》就是一部典型的经典好莱坞影片。影片结构清晰,电影叙事按照经典叙事结构完成。如:热开场:警察在闹市中开枪打死一位试图逃跑的凶手,引出过境信这一线索;平缓叙事:主角里克周旋于各方势力;小高潮:尤佳特在酒馆被警察抓住:反复推进:逐步揭示里克与女主角伊尔莎的往事,与秘密警察头目斯特拉斯的周旋,里克、伊尔莎和拉斯诺三人的纠葛:大高潮:里克胁迫雷诺队长将伊尔莎、拉斯诺送上了飞往里斯本的飞机,并且开枪打死纳粹军官斯特拉斯,雷诺也未抓捕里克,而是共同成为了反法西斯革命者,大团圆结局。
 
《卡萨布兰卡》的经典传世除了来自于自身的思想性、革命性,更多的是来自于影片形式(叙事架构)与内容(故事情节)的和谐统一。《卡萨布兰卡》最初的剧本雏形是尚未完成的舞台剧《大家都来“里克”酒吧》,如同老舍笔下的《茶馆》,故事因这个龙蛇混杂,汇集三教九流的特殊地点才形成了孕育矛盾冲突的温床;故事的源泉来源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交流、矛盾,人物的集中为影片展开叙事奠定基础,通过各式各样的人物关系编织起这个在酒吧发生的爱情与革命,完全符合戏剧诸元素的要求。影片对于原剧本并未做太大的改动,保持了舞台剧作为雏形的电影剧本势必保持“三一律”,影片中多数事件发生在里克的酒馆中,电影艺术之所以能够在叙事上超越戏剧艺术主要是因为电影艺术在继承戏剧的同时,自身也能够容纳更多的空间和时间,虚拟出真实的共存空间。但并不会带来拖沓延宕的问题,反而会为电影增加真实感以及在视觉上、观影心理上产生变奏。
 
情节与情节之间互为因果,层层递进,人物动机与行动的统一;
精巧的故事结构为影片成功奠定了坚实基础,“起、承、转、合”的叙事模式也让影片中各主要段落相互照应、联系,影片表现大时代背景下的小人物命运,爱情和革命之间的矛盾以及最后的统一,民族精神以及爱国大义等高尚思想的表现。这些都是影片通过叙事传达给观众,观众在观看故事,关注人物的同时在心理上也会领略到影片的核心思想,这些抽象的思想意识并不是导演在影片中直接表现出来的,而是将思想动作化、情节化,用故事情节的发展和人物命运起伏来阐释导演的思想。线性结构能够清楚的交代一个在短时间内发生的故事,影片中除了主角里克的回忆之外完全是按照时间顺序进行的,但是这一段落的加入恰恰为影片后半部分的做了不可缺少的铺垫。里克对伊尔莎的爱与恨由此产生,同时这段经历与回忆是里克和伊尔莎人物行动动机,也是里克最后转变的重要原因。这样的故事编排与叙事方式要优于在1940年上映的《魂断蓝桥》,男女主角一见钟情的情节所产生的只是对美好爱情的抒发和对未来的希冀,而《卡萨布兰卡》中,男女主角“时隔多年”后相见时内心的五味杂陈,对过去美好时光的追忆以及对爱人的爱恨纠缠所产生的内心情绪对观众的心理冲击要远大于“一见钟情”的简单模式。《卡萨布兰卡》之所以能够协调好爱情与革命的关系主要是因为将二者融合在一起,男女主角的人物动机来自于爱情,同时也受命于革命的指挥。法西斯燃起的战火让全世界不再有安宁祥和之地,对抗法西斯成为人物共同命运的背景。
 
电影中人物需求是逃离卡萨布兰卡,然后却有诸多的因素来干扰愿望的达成。如“人物产生需求—为满足需求而产生行动—行动受阻—解决问题—需求满足,愿望达成”的经典模式在人物设置层面来解读电影叙事更具有情节性、戏剧性。正如片中,当得知里克手中有过境信时伊尔莎喜出望外,但没想到的是里克却不想给她,为了实现革命任务伊尔莎不惜与里克刀剑相向。当亨弗莱·鲍嘉和英格丽·褒曼塑造的人物在观众心理上获得认同后,他们的需求发生冲突时将带给观众更为强烈的冲击。男女主人公在达成共识前(伊尔莎向里克解释当时为何没有赴约),两人都有离开卡萨布兰卡的愿望,动机却不同,当达成共识后,里克与伊尔莎冰释前嫌,里克也认同了拉斯诺的革命地位,三人成为革命战友,面对同一个强大的对手——法西斯,在电影中既是具体的化身:秘密警察的头目,斯特拉斯上校。戏剧化的故事情节随即规定了人物的类型化,正反两派势力的此消彼长以及人物命运的跌宕起伏恰好可以紧紧扣住观众的心弦。在大时代背景下,事件的因果互相转化,环环相扣的情节和人物对抗命运的行动所产生的观影体验远远优于仅局限于蒙太奇技巧的早期电影。
 
类型化人物有了更加丰富的层次与内涵;
《卡萨布兰卡》能够在当时众多类型电影中脱颖而出并且一直影响至今也得益于其具有开创性的电影叙事和人物塑造。戏剧化电影为了戏剧冲突和情节的需要,往往将人物分为正(白)反(黑)两个阵营,在影片中,人物已然不是“白色”、“黑色”简单的无机构成,导演在102分钟的叙事中让人物有了转变和升华。就如:里克在根本上是一个革命者,是“白色人物”的代表,但是与伊尔莎的感情纠葛让他陷入困窘,然而伊尔莎对他的伤害使他不想再插手革命,宁愿死在伊尔莎的枪口下也不愿看到她和别人双宿双飞,“白色人物”出现了“灰色地带”。然而里克的转变源自于伊尔莎口中说出的事实真相,他体谅了伊尔莎的苦衷,并且认识到拉斯诺对于革命的重要性,由此他决心帮伊尔莎二人逃离纳粹魔爪。蜕变后的里克所散发出的“白色光芒”比之先前更加耀眼,导演给观众一个全知的视角,观众体恤到了他失去真爱的痛苦,并且将里克的形象抽丝剥茧的从“大佬”—“花花公子”—“痴情汉”—“革命者”一步步完成转变,人物形象更加立体饱满,正面人物不再是单纯的类型化形象,英雄同样也有七情六欲;人物内心更加复杂细腻,转变之前的里克与常人几乎没有区别,当里克舍弃小我、顾全大局,“超我”战胜“本我”时,便与观众拉开了距离,从“人物角色”形象上升到了观众心理认可的“英雄”形象,审美格调完成质的飞跃。
 
人物关键动作揭示人物性格、内心,强化戏剧冲突;
人物动作设置上对于戏剧化电影的叙事具有重要作用。传统戏剧的表现方式依靠人物动作和台词,动作无疑是表现人物内心,推动情节发展,制造戏剧冲突的重要手段。然而在电影中并不能完全照搬传统戏剧,人物动作需要更强的戏剧冲突,关键动作具有结构性、情节性的作用。就如:在影片《卡萨布兰卡》中,伊尔莎在深夜来到酒馆找里克帮忙,里克此时正在借酒浇愁,为往事感伤。内心痛苦的里克在面对伊尔莎的恳求时摆出一副强硬倔强的面孔,待到伊尔莎离开酒馆时,里克伤心的趴在了桌子上,不能自已。拍摄里克的镜头动作是一个推镜头,由中近景变换到近景特写,里克在片中第一次没有出现正面的镜头。
 
大团圆结局在审美格调上得到升华;
  戏剧化电影往往都具有大团圆结局,封闭式的故事结构给观众一种舒适、完整的观影体验,同时也是戏剧诸元素的要求。《卡萨布兰卡》的经典之处在于柯蒂斯导演不仅设置了一个大团圆结局,并且表现出了一种“缺憾美”。在整部电影中,只出现里克和伊尔莎的接吻的镜头,而作为伊尔莎合法丈夫的拉斯诺对伊尔莎仅是轻吻额头。人物动作反映内心,拉斯诺作为一个类型化的革命者符号,伊尔莎是她的精神港湾,里克才是伊尔莎真正爱的人,而作为情感丰富的里克和伊尔莎在追求完美的爱情和崇高的革命时里克选择了后者。在影片中的情节推进中,剧中人物反复交代里克曾经是一个反法西斯的革命者,法西斯头目始终紧盯着里克,他是一个革命者,类型已然固定,但作为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里克放弃与伊尔莎厮守,为革命作出了牺牲。二人的爱情也许就此画上句点,革命因为里克的“牺牲”而得到了保障。里克目送载着伊尔莎和拉斯诺的飞机飞向远方,电影至此已完成大团圆结局,在革命为做出牺牲后,里克、伊尔莎二人的内心挣扎成为观众在回味本片最值得咀嚼的情节之一。
 
戏剧化电影产生和兴起于好莱坞,好莱坞的生产方式既是制作类型电影。从诞生之日起,好莱坞电影就是以商业和票房为目的的大众文化产业。要想获得经济效益,就比必须最大程度上的满足观众,取悦观众。类型片的产生,正是由于制片商为了获取更多利益,对一些获得观众欢迎的影片大量复制,从中归纳出相对稳定的叙事模式和制作技巧,从而保证票房收入。“商业”与“利益”是好莱坞的立命之本,也是好莱坞电影与世界电影区别的一个标志。
 
类型化电影是电影创作者向票房、也是向观众妥协的产物,观众喜欢哪种类型的影片就批量生产哪种影片。拍电影从一种艺术创作逐渐变成了工业制造,导演不再是艺术家,而是安排表演,按照分镜表流水线生产镜头画面的工匠。创作变成了生产,完全以观众为指导原则的电影制作使得好莱坞美学风格成为“零度风格”。
 
但实际上,好莱坞在商业化考虑的背后,还蕴含着对观众审美心理的深入研究。一方面包括对观众接受心理的研究,另一方面也包括对观众“深层集体心理”(克拉考尔语)的研究从第一个方面关于观众接受心理的研究来看,观众心理中存在着保守性与变异性两种相反相成的倾向。一方面要按照自己原有的审美心理图式去“同化”作品,使之适应自己原有的欣赏习惯乎审美趣味,呈现出鉴赏心理的保守性,另一方面,由于观众又具有追求新奇的心理欲望,且人的审美心理图式中“顺应”或调解的功能,能够不断接受新信息并改变原有的审美心理中的“期待视界”必然呈现出复杂的现象。好莱坞的类型电影正是运用了观众审美心理中的这种复杂的“期待视界”,来取悦和吸引观众。类型片形成了一种重要的互本文背景,这种建构能在观众心理中产生明确的期待。
   
好莱坞经过长期的发展对于各类影片都形成了固定的模式,观众在观影时在心理上也认同“新瓶装旧酒”的制作手法,习惯于观赏符合先前对于电影故事理解的影片。在当时而言,这不失为一种实现快速发展的捷径,但并不符合当下社会对电影的要求。在电影诞生的初期,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拍电影,或者怎么用电影表达思想,戏剧化电影的产生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既是电影演化成具有共存时空,更为完美的舞台戏剧。好莱坞的制片人们对导演的思想并不感冒,对于观众的喜好却非常热衷。时至今日,好莱坞依旧是占据着世界电影票房的霸主地位,经过多年的发展好莱坞的商业片在保持诸多商业元素的基础上,不断加深思想内涵,不断迎合观众的需求并且有意的培养观众的审美情趣,从被动的迎合观众到主动的培养观众,不断提高自身的艺术创作和商业运作水平是好莱坞经久不衰的重要原因。好莱坞的辉煌并非偶然,同样有规律可循。中国当代的电影发展亦可从中汲取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