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表演培训班和济南摄影培训班及济南播音培训班

立森介绍

教学保障

报名信息

英雄的诅咒 ——评《理查德·朱维尔的哀歌》中的主角形象塑造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在年近九十的高龄,再次创造出绝佳之作《理查德·朱维尔的哀歌》,发出最强有力的右翼呐喊。影片在原型故事上,找到了极为巧妙的戏剧切口,塑造了一个层次丰富发人深省的主角形象。理查德·朱维尔的身上,凝结了伊斯特伍德多年底层观察得来的批判精神,在今天这个时代语境下,显得尤为重要。

 

身为底层人民的理查德·朱维尔的身上,同时兼备了英雄与受害者两种角色属性。这三个层面代表了美国今天社会核心的三种讨论,某种意义上来说,理查德被动地从一个历史人物变成了一个鲜活的时代坐标。

 

一,底层形象的建立

 

伊斯特伍德对于底层形象的建立,不是猎奇式地寻找极端个体,而是提取了美国底层社会人民最普遍的共性,肥胖,生活拮据,工作不稳定,得不到尊重等。直观上,肥胖是最具有符号性的。美国是一个肥胖率极高的国家,而往往越底层肥胖率越高,中产阶级或更高阶层,往往能有更多的资本和能力来维持好的身材。失控的身体管理反映了对于自我生活的失控,这种失控不是单纯个人自控力的问题,而是社会普遍的资本阶级分配导致的。底层人民只能吃到热量偏高的便宜食物,没有钱去健身,维系生存基本已经花掉了所有精力。

 

另外,影片中多次表现理查德·朱维尔在吃甜甜圈。印证了底层人民的现状,同时象征着渴求生活慰藉的卑微愿望。这样的愿望被观看的同时,下意识地蔑视自然形成。这恰恰是伊斯特伍德一直都在强调的底层反抗,反抗的关键在于抵制阶层审视。

 

二,英雄形象的建立

 

在核心事件发生之前,有两个的独立单元的铺垫情节至关重要。一者是理查德在学校任职期间,尽职尽责地工作,将学生的不端行为上报校方。再者是,对于布莱恩特律师的关照。日常生活中,理查德只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人。当亚特兰大奥运会炸弹案这样的大事件发生之前,本身并不存在英雄形象的铺垫,反倒是在强调个体平凡,形成了强烈的反讽。

 

所谓英雄形象的建立,实际上是被媒体创造出来的。被英雄则是伊斯特伍德作为美国右翼,强烈不耻的社会文化。美国是一个娱乐至上同时热爱创造英雄的社会,无孔不入的新闻媒体,在这里面扮演了强有力的鼓吹者形象。英雄的讨论是在被动建立之后,导演才开始自我的社会批判,这是一种巧妙地戏剧倒置。

 

三,受害者形象的建立

 

在被英雄化开始的一刻,导演便利用背景音乐的变奏以及影调从高调转向低调等视听手法,暗示这种伪胜利是危险的。短时间的被关注,带给了理查德母子两人短暂的荣光。媒体创造了英雄,同时迫不及待地毁掉英雄,创造戏剧性新闻成了记者的报道追求。在英雄被摧毁的一瞬,对位剪辑记者的胜利欢呼,在这一刻受害者形象被彻底剥离出来。

 

伊斯特伍德不出意外地仍将国家层面的暴力机构和新闻媒体共同设置在施害者位置,真正不遗余力地在为底层人民发声。为了掩盖自己的错误,联邦调查局要坚持调查,并且无所不用其极,这些都严重侵害了理查德母子。不过更深刻的讨论也被打开,起初理查德面对这种不公正对待并没有产生抵触,反倒很配合。直到律师的介入以及母亲的崩溃,才真正刺激了理查德的个体自觉。个体自觉的发生,既代表着受难者的起身。

 

伊斯特伍德导演真正继承了美国独立批判精神,始终将视角凝焦在底层人民,批判社会不公。理查德朱维尔形象的建立,是伊斯特伍德多部作品的汇集之身,映射了他所有的政治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