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表演培训班和济南摄影培训班及济南播音培训班

立森介绍

教学保障

报名信息

反英雄的发声——评《小丑》中的灯光与声音设计

《小丑》作为一部现象级影片,关于他的讨论突破了以往漫改电影的延续话题,更多的围绕在反英雄的角色属性与菲尼克斯出神入化的表演上。影片本身的视听魅力并未得到充分的发掘讨论,作为导演菲利普斯的转型之作,可以说真正突破了漫改电影的视听系统边界。

 

影片为一个反派立传,塑造了一个反社会人格的非常规英雄。相悖的人物属性,使得电影的视听系统也要做到矛盾性的建立。在这其中,灯光与声音的设计凸显了这种冲突,也创造了影片迷人的煽动气氛。

 

故事发生在充满罪恶的漫画都市哥谭,混乱与不堪成为了环境的主题,灯光相应的主体为低调照明。重点戏份发生在夜晚或者灯光较暗的室内,点光源成了关键设置。影片开场亚瑟对镜化妆的戏份,镜子周围的灯泡将镜子的矩形空间与室内暗调以及室外的阴天做了明显切分。亚瑟在扮演小丑的时候,内心是温暖的,或者说是可以找寻到自我的。

 

亚瑟回家时,街道上主要是蓝色灯光为主,主体呈冷色调,只有在回家的入口,打了一个暖色顶光。直观地展示了城市的冷漠,以及回家代表着回到温暖安全地带。这是一个避难所,也是一个人性光辉的呼唤。家中多数的布光原则同样制造出冷暖影调的切分,家中多数是是暖色灯光,室外则更多的是冷色灯光。在亚瑟知道身世之后,精神崩溃躲到冰箱里。冰箱发出最幽蓝的灯光,而窗外的街景则呈现暖光,表明人物的内心降到了冰点,处于一个被抛弃且极力逃避的状态。

 

亚瑟的几次环境与现实的切换也多以灯光来做桥梁。亚瑟看电视时,面光为亮调,转而是舞台场景,同样是曝光过度的画面。舞台上以大逆光为主,塑造了人物的身体形态,也强调了舞台对于亚瑟的吸引。被投影在舞台地面的身体阴影,则成了最有效的心理预征。地铁屠杀的戏份开始前,车厢内不断闪烁的灯光,反映了人物内心焦躁不安的情绪,也制造出了杀戮之前的危机感。

 

影片的配乐十分密集,不过系统清晰,每一处都有语义明确的指向。亚瑟在上楼梯时,音乐往往是比较沉重与哀伤的,反之下楼梯的时候,音乐往往比较轻松欢快。亚瑟本身代表着底层个体,向上攀登的动作往往是吃力的,看不到明确希望的无力感是情绪核心。屠杀过后的下楼梯,则表明人物找到了自我位置,完成了一个反社会人格,反英雄形象的建立。

 

多处电视机的声音不仅完成了对画外空间的拓展,同时交代了重要的信息,切暗示了角色不安的情绪。在亚瑟拆信封的动作时,电视声音被强有力的弦乐所打断,放大了人物此刻复杂的情绪。这样的音乐搭配使用,还完成了巧妙地情绪转换,是一种声音层面内的镜头蒙太奇。

 

医院中照看重病的母亲,亚瑟看到了电视里播放自己杀人的新闻,声音出现了类似心跳的咚咚声,渲染了人物此刻的紧张与震惊,也营造了不安的情绪。亚瑟在杀人前画小丑妆的时候,响着的是唱片机内相对轻松的蓝调音乐,在门开的一刹那音乐停止。这里是一种有源音乐瞬间转换成了无源音乐的剪辑处置,功能上不但为人物的情绪做了铺垫,同时也表明这一段更多的是内心写照,而非真实发生。

 

在最后小丑被群众从警车中解救的重场戏中,声音先是混乱躁动的,人的叫喊声,撞车声,警笛声,纵火声等等,同时铺垫鼓点,当小丑站在最高处时,声音渐渐减弱,音乐继而进入了一种英雄哀歌式的咏叹调。一个煽动者,一个群体暴力的英雄,在音乐中缓缓起舞,成为了影片最为迷人的一个画面。

 

小丑在视听语言上十分工整精美,灯光完成了影调氛围的搭建,声音设计则帮助了剧本真实与幻想的情境转变。这一切源自于导演菲利普斯,真正打开了漫改电影朝向现实主义题材改编的尝试方向。任何被架空的故事,被抽象的人物角色,本质上都是对眼下时代问题的有力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