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表演培训班和济南摄影培训班及济南播音培训班

立森介绍

教学保障

报名信息

故事一 (学生作品)

楼里一人感染了新冠,整栋楼都进入隔离状态。陈老夫妇久不出门,为年后女儿回来而备下的鸡鸭鱼肉仍堆在冰箱,老夫妇还是习惯煮面吃。陈老太每顿吃完了面条,就趴在西屋的窗边,眺望着不远处新建的一片公寓楼,孙子小硕结婚后就搬去了那边的新房,不久前刚生了个女儿,取名然然。陈老太无时无刻不向老伴念叨着,他俩都还是孩子呢,照顾小孩没有经验啊。老伴嫌她絮叨,却在她不注意的时候也向窗外眺望。这天,老伴受电视新闻的启发,要和孙子他们手机视频,一番捣腾无果后,老夫妇戴好口罩,在楼道里踌躇老半天,终于敲响邻居的门。  

好一阵子门才开了道缝,江太太半张脸露出来,眉毛皱着,口气有些不悦。老伴解释了来意,递上手机。江太太只瞥了一眼,说只有智能手机才能视频。老夫妇道谢后正要走,门忽然被开得更大,江先生并不看江太太,单把老夫妇扶进了屋,提议用自己的智能机和孙子视频。见老夫妇自觉拿起了沙发上的体温计,江太太微微脸红,转身去了厨房。

看着视频里满床爬得正欢的小然然,老夫妇瞬间提起了精神,边逗着小然然,边不厌其烦地叮嘱着孙子孙媳。小然然的奶声奶气听得江太太心不在焉,茶水倒洒了好几次,江先生浑身不自在,手无处安放。

老夫妇告辞时,江太太开口问道,您说,要个孩子真那么重要吗。陈老太看着年轻的小夫妻,愣了愣,直点头道,没个孩子哪叫家呢。顿了顿,又说,天天见,吵也正常,但日子总还要过嘛。说完就被老伴拽走,老伴埋怨陈老太不会说话。

隔离后,俩年轻人天天闷在家里,吵架的频率的直线升高,常惊动老夫妇。这会江太太却显得有些沮丧,她对丈夫说,跟咱爸妈说的一样。江先生沉默不语,就是因为生孩子问题上的分歧,两边老人都气鼓鼓地搬走了,决心丁克的二人也赌气不给老人打电话。两人分坐在沙发两头,局促而烦躁。

老夫妇陆续又来了几次,江太太和江先生渐渐地也会出个镜,跟小然然打个招呼,二人争吵的次数变少,倒常陷入沉默。

这天老夫妇上门,打扮得格外细心。看到视频里小然然头顶的手工生日帽,江太太和江先生恍然大悟。孙子那边拉好窗帘要给小然然唱生日歌时,江太太主动提议开个聊天室,让小然然的爷爷奶奶一起加入。陈老太一顿,淡淡地说,我大小子去得早,硕他妈另碰上了合适人家。江太太一怔。陈老太笑着说,怨不得我会照顾孩子呢,硕也是我一手带大的嘛。江太太尚未开口,江先生已经拉好了窗帘,四人跟上视频那边的节奏,为小然然唱着生日歌。江太太脸红了,黑暗中无人察觉。视频里,蛋糕上蜡烛的火焰轻轻摇曳,柔和微小的光亮中,小然然咬着手指,发出肆无忌惮的笑声,和着两边人的歌声。

老夫妇百般道谢后告辞,被江太太叫住。给小然然网购了点礼物,提醒小硕到检查站收啊,江太太叮嘱。老夫妇走后,江太太转身撞上丈夫的目光,二人沉默地对视良久,又相视一笑。江太太的脸又红了,她说,给咱爸妈打个电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