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表演培训班和济南摄影培训班及济南播音培训班

立森介绍

教学保障

报名信息

故事二(学生作品)

李华夜里赶回医院,被拦在了隔离病房外。呆滞之时,同时老梁忽然出现,拍拍他的肩,看着李华疑惑的眼神,老梁递上特派申请表,说今晚赶去武汉。

回到家后,妻子忧心地看着他红肿的眼睛。李华看着桌上打开的感冒药盒,狠狠地捶自己一拳。显然一无所知的儿子迎上来,要吃夜宵。李华颓唐地踱步到厨房,用打火机引灶火时,仍心不在焉,火一烫手,手一抖,火焰差点烧着李华的袖子。李华盯着跃动的灶火,心有余悸。

母亲出事前,李华常跟朋友去郊区一家小店尝鲜,那天开火前李华特意去参观了活蝙蝠,蝙蝠被红布袋裹着,露出半个脑袋,眼睛大而圆,透着楚楚可怜的神情,浅色毛衬着,也并非乌黑一片。开饭时,那蝙蝠被煸成了乌黑的肉干,僵在汤里,黑干菇不时浮起,李华一阵战栗。闻到焦味冲到厨房时,柴炉出了意外,火已经烧起来,事后厨师找尚未烹饪的蝙蝠,拿着漆黑的尸体惋惜,李华看那焦干的尸体,再也吃不下汤里的。

阳台上那只野兔就是朋友送的,至今未吃,是因为吃斋信佛的母亲一再阻拦。

往后一段时间,妻儿离不了家,李华几乎回不了家。老梁那批特派医生赶去武汉,留院医生也忙不过来。李华频繁进出隔离病房,穿梭于母亲或其他病人的床前。来来往往的同事们步履匆匆,几乎连男女都辨别不出,全身只露出护目镜里一双同样严肃的眼睛。李华一闭眼,眼前总有那团火在跃动,眼睛一阵灼痛。

母亲最终没能挺过来,最终她尽力握了握李华的手,李华护目镜上愈来愈多的泪珠完全模糊了他的视线。

医院再次征集特派医生时,李华要回了申请表。像老梁那样,对妻子递上申请表。妻子沉默良久,转身回了卧室。妻子很快回到餐厅,她手里多了一只箱子,二人对视,不约而同地抽了抽鼻子。李华抱起儿子看了又看,儿子欢快地要爸爸做兔子肉来吃。

李华在回家收拾的时间里,全副武装,拎着兔笼上了附近的山。稍一不留神,被小石子绊住,李华对倒在地上,好在守护住了兔笼,兔笼平稳着地。李华跪在草丛中,打开了兔笼,直到那只野兔已不见了踪影,李华才缓缓起身,揉揉膝盖,沾了一手草木气。

李华交代了妻子很多事,又替妻子怀孕的妹妹联系好了产科医院。到了武汉未及修整,李华和同事就直接奔赴一线,又是熟悉的整日全副武装的日子。

不知这样的日子重复了多久,李华和妻子保持通话。一次如常的通话,妻子激动地告诉

他,妹妹生了,是个小姑娘。挂掉电话,李华闭上眼睛,手揉着鼻梁,突然睁开眼,他注意到,久久在眼前跃动的那团火,终于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