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表演培训班和济南摄影培训班及济南播音培训班

立森介绍

教学保障

报名信息

既定的未知——浅析《巴斯特的歌谣》艺术特色

本片段以自传的形式,叙述其由辉煌到死亡的全过程。主角巴斯特打破电影原本叙事逻辑,直接向观众对话,仿佛讲述自我的死亡,极具宿命感,同时达到间离效果,促使观众注意力更集中在故事的寓言与象征。将美国西部牛仔元素与反英雄理论结合,二者碰撞产生强烈矛盾,然本片同时也是在这种分歧之中,探讨生与死,未知与既定。                        


一.传奇与讽刺并存——声画设计


本片多次出现焦点景深变换的长镜头,并以此展现人物内心情感变化以及时代的更迭。远景展现环境广阔空旷,随着人物的不断靠近,其轮廓逐渐清晰,是一个由未知到已知的过程。也是在黑衣牛仔骑马靠近的过程中,展现新牛仔替代原有牛仔,新时代吞噬旧时代的更替。巴斯特最终消失在画面远处,融入云霄,也是其心灵得到救赎,执念得以抛弃的具象表现。


 在空间的构造上,本片在远景中利用画面比例构建了荒野中的小木屋,利用视觉上的强烈反差营造与世隔绝的氛围,将人物处于此无垠原野上的孤独感与渺小感烘托出来。弱化主人公英雄色彩的同时,又带了一丝悲壮,一丝不可逃脱。                 


  声音设计也旨在表现巴斯特的传奇色彩。影片的开头,巴斯特便以声音形式先入,而后山谷对其歌声的回音,朝向天的吉他孔内的共鸣声,增添主观色彩,将巴斯特神化,与结尾突如其来的死亡形成强烈反差,增加电影荒诞感。                         


  二.历史的更迭交替——马的隐喻


  马是贯穿全片的隐喻道具。作为承载工具,马是西部牛仔的图腾,包含其对正义与传奇的执念。通过马与巴斯同处恶劣环境,将二者建立指代关系,使人情不自禁将马忠诚善良的特质移接至巴斯特身上。           


  除此之外,马也是不断运动变化的交通工具,连接始终的桥梁,是使社会历史不断发展,终究又归于命运的推动者。黑衣牛仔在骑马出场,同巴斯特的首次出现一样,但此时的巴斯特并没有骑马。历史的重叠感交替感于此出现。黑衣牛仔是巴斯特的胜者,是巴斯特的继承人,也将在马蹄声中步入巴斯特的后尘。                           


  三. 荒诞人物结局的宿命                 


  本片充斥着浓浓的宿命意味,传奇又讽刺。巴斯特跳舞时被人状灰尘包裹,死亡时灵魂在黑衣牛仔扬起的陈沙中升起;死前与曾经的对手说了相同的“不需要倒数”。似乎电影处处都在为巴斯特的死亡作铺垫,以致巴斯特与黑衣牛仔的歌声重合时,这种一首歌谣对另一首歌谣的替代成为了必然,死亡也成为巴斯特不可逃脱的归宿。


  古希腊神话向来有着“服从命运安排”的主张,本片则有着些许古希腊神话的意味。结局是未知的,也是既定的,就如同黑衣牛仔所说的“人不能一辈子当老大”,是在规劝巴斯特,也是预想到结局后的自我安慰。


   巴斯特的歌谣唱着他人和自己,而巴斯特自己也存在于别人的歌谣里。这本片无论是从场面的构建还是人物命运及走向,都为西部电影注入更多的现实意义,是对传统的一次大胆创新与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