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表演培训班和济南摄影培训班及济南播音培训班

立森介绍

教学保障

报名信息

童年往事

我的奶奶离开我已经十多年了。十八岁的我对于她的印象已经被时光冲淡得愈发褪色。可我还总是会在夜深的时候回想起她,想起她的乡音和白发,想起我们一起度过的那有限的时光。

儿时的我很调皮,经常和其他小朋友在院里玩到很晚。奶奶不是拿起大蒲扇在院里一个角落一个角落地寻我,就是搬个马扎在楼前的窗户台下等我。她特别慈祥,好像不会发火。当我玩得满头大汗悄溜回家时,她总是用她粗糙的手掌摸摸我的头和脸,再掏出毛巾把我的汗一滴地拭去。每当这时我总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可她一句句轻柔且朴实的话语让我放松下来。我小声地向她道歉,她也笑着抱紧我。爸妈责备我贪玩回家晚,她也总是护着我。

后来我大了一点,奶奶便有时带我出去到市场逛。那一天碰巧就要下大雨,奶奶一个人提了很大一兜的菜领着我匆匆往家走。可我却不知好歹地非要奶奶背着走。奶奶背了几步路,实在撑不住,把我放了下来。我却像个无赖似的一直黏着她。她终于不再耐心,举起手来打了我一巴掌,然后径直向前走去,留下不知所措的我在原地嚎啕大哭。几步路的时间后,奶奶停下了,我也止住了哭泣。我踉跄着跑到奶奶身边,却不说话,只是用哭肿的眼睛看着她。半晌,我才憋着通红的脸说出三个字我饿了。奶奶的眼眶一瞬就红了,拍拍我的头,说咱回家吃饭去。我小跑起来,帮她使劲拉着袋子往家去。

她走得非常突然,是心脏病。那时的我在深夜的床上颤微地叫着奶奶,摸索着打开灯。看到她痛苦地躺在我身边,没有一点意识。当时不到七岁的我看着父母强忍着泪水忙前忙后地跑着,我却像个木头人一样愣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颠簸着回到老家,亲戚邻居一拥而进家门,我连奶奶的最后一面都没来得及再看一眼,她就化作了哥哥怀里抱着的那一盒灰。我早已忘了出殡那天的天气,却记得那天的风异常冰凉。年龄太小的我不能进墓地,只能默默地待在家里。当我一个人踏过老家的门槛,看着摆放在桌子上的奶奶的遗照和满眼的祭品,我突然坐在地上哭了。我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了什么而哭。七岁的孩子会知道死亡是什么?七岁的孩子只会望着来往的黑压压的人群发呆。过了一会儿我的泪就不流了,我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从茶几上拿起一包零食拆开坐在外院吃。后来的日子是怎么过去的我已经没有印象了,就好像乌云渐渐散开露出晴天总是有时间的,时间成为了我治愈伤口最好的良药。

她在离开我之前是我童年时最亲密的人,而现在的我却甚至有些想不起她的模样。可我不能忘记她,不能忘记她的好、她的凶,还有她对我殷切的期望。多希望还能远远望见她在家门前等我回家吃饭的身影,多希望可以和她再逛一次市场,这一次我一定抢在前面拎所有的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