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表演培训班和济南摄影培训班及济南播音培训班

立森介绍

教学保障

报名信息

世界还是我的


 
王传明 就职于立森教育 
 
        十八岁对于我来说已经很遥远了,那些年发生的故事大多数也都记不起来了。只记得看了很多电影,写了不少作业,在北京呆了2个月就为了考上北京电影学院。
        那一年我的记忆片段里总是有雪。应该是腊月二十七,小年,春运。我从北京回济南,坐的是通宵的绿皮车。车厢里都是人,我被挤到了厕所里站着,十点多北京站上车,那时候天上零零碎碎的在下着小雪。车到了天津,雪变大了,厕所里的窗户坏了,雪花打在我的脸上有点冷。旁边的大哥递给我一根烟,那时候我在想再苦再累我认了,因为世界是我的。
        年后回到北京,在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地下室里和几个朋友聊着一裤裆的理想。他们说艺术家永远是痛苦和孤独的,他们说艺考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他们说考上电影学院跟一步登天差不多,他们说你第一年考不上很正常。我送他们出门的时候北京又开始下雪,有点冷。我给老刘打了一个电话,他说小子站直了别趴下,世界是你的。北电表演系考场跟导演系的考场挨着,候场的时候隔壁队伍里我看到了杨紫跟张一山。那个时候没下雪,我觉得世界肯定他妈的是我的了。
        离开北京的那天已经过了惊蛰,那天下雪,阴天,地上积雪化的很快,跟灰尘结合成黑色的雪泥,路上的行人很多很多,我和朋友坐在出租车上,一路上我俩没说什么话,北电的成绩已经发下来了,我拿到了新媒体全国第一的合格证。
        回到济南,柳树已经发出了新芽。梦想就在眼前,世界已经在我手中。然后高考结束,成绩不理想,迫于家里的压力我去了一个普通的大学读了一个普通的专业,毕业之后在一个小公司里工作。那个时候我觉得世界离我越来越远了。但是上帝给了我一个惊喜,无意之间我投给波兰一所电影学院的application有了回应,在2015年6月得到了波兰罗兹电影学院的offer。基耶夫洛夫斯基、波兰斯基这些电影巨匠变成了我的校友。在波兰,我愉快的度过了2年的学习时间。在毕业的时候老刘也出席了我的毕业典礼。之后我俩围着欧洲玩了一大圈,老刘说回国吧,把子肉和广阔天地等着你。
        现在我已经成为立森教育的专职代课老师,兜兜转转这一圈,陪在我身边的就是当年埋下的那一颗叫梦想的种子。当我站在讲台上,或者是站在监视器后面,这个世界就攥在我的手里。感谢老刘,感谢这个世界,感谢那个没有轻言放弃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