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表演培训班和济南摄影培训班及济南播音培训班

立森介绍

教学保障

报名信息

致青春——我和艺考的那些年


 
刘立森 立森教育创始人
 
        学生发来专业合格证的照片,一张一张截好了图用QQ发来,附一句:老大,给你争气吧……看着这一张张名校专业合格证,回想大半年的同甘共苦,再加上窗外阴晴不定的天空,一瞬间思绪流淌成河。
        十几年前那个寒冷的冬日下午,我站在中戏三试的考场上回答提问,一个考官问:“同学,假如,你没考上,你会怎么样?”
        那年冬天的北京留给我的记忆除了这个二逼问题外,还有前门的烤鸭、后海的冰场、鼓楼的卤煮,王府井的冰糖葫芦,一个穿着橘红色羽绒服的少年和一颗迷茫又倔强的心。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我拱手拒绝了朝九晚五按部就班。那时想,生活可以平凡,不可平庸。生于天地之间,总要出去看看,可是温饱之后方有其余,饿着肚子还说什么诗和远方?于是在还读大学那会,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开馆收徒,教编剧导演,也讲表演播音,整宿整宿的熬夜备课,搜肠刮肚的组织语言,就为了,教好比我小一岁半的俩学生!
        我怀揣着赚来的课时费,一路吃着火锅唱着歌就去了远方。可是那个四月,当我得知他们俩一个考上中戏,一个考上中传时,多长时间之内都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了。那种喜悦,让我兴奋到人都有点恍惚!
        也就是从那时起,正式走上影视戏剧教学之路,为了成人达己,更为了能再次品尝那份无以复加的喜悦。学生慢慢多起来,学费收的高起来,我登了珠峰徒步了尼泊尔。不教课也不背包的时候,就在家备课,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一部电影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2009年,山东大学。暑假影视传媒训练营,报名者逾三百。经过简单考核,最终有一百零二人留了下来。这里面既有后来的中央戏剧学院表演全国第二名、制片全国第五名,南京艺术学院编导全国第一、第三名;只是,也有三个学生,专业合格证一个也没拿到!其中一人最后因为高考文化课不够分数线无奈选择出国……
        这三个学生,让我在那个四月如临深渊。
        于是,2010年做出几点改变,一:严格选拔,在七月初正式开课前,分笔试和面试对学生进行挑选,把有灵气的学生挑出来培养,淘汰者不收;二:改大课为小课,分班授课,一个班不超过十五个人;三:只利用寒暑假和平时周末时间上课,不准学生离校。
        第二年,人数骤减到四十五人,但是,专业全部过关!再加上占用了较少文化课学习时间,最终全部考上大学!
 
        这十年里,积累了三十篇叙事散文,二十五篇戏剧故事,影评若干。一篇文章大约一千五百字有余,是经过艰苦卓绝的修改才达到成品标准。实为不易。
 
        2016年伊始便受邀去某重点高中担任戏剧节评委,在校内举办戏剧影视创作专题讲座。后来应学生和家长的要求,每两周搞一场影视戏剧公开课,拉拉片讲讲戏。期待着四月的到来。
 

 
 
 
        每年初夏播种影视艺术的种子,秋冬施肥,初春收获。算起来,已是十年耕读不辍。
 
        一年一年讲着戏剧故事,分析着新的旧的电影,带领学生拍电影排话剧做小品练习,只为四月的捷报频传。
 
        去年七月,我开艺术高考公益讲座,学生家长几乎坐满二三百人的礼堂。然后经过笔试、面试,留下不过三四十人。有位没选上的家长问我身边的工作人员:我们交钱学专业怎么还不收呢,你们怎么做生意的……我转头告诉他,这可不是生意。
 
 

 

 
        七月十二号正式开始上课。面前的是三十几双干净澄澈的眼睛。那些熟悉的场景一下子都回来了。第一次拉片子时孩子们错愕的表情;第一次排小品时大部分人的不知所措;第一篇戏剧故事有人写了鬼片儿;第一组解放天性练习有人怯了场……一切发生的那么熟悉那么自然,我想象着他们将来的样子,这群还不会打扮自己的女孩儿和还会害羞脸红的男孩儿,将在半年后考成什么样?又会在一年后去向何方?
 
        半个月集训结束,汇报演出那天,所有家长在我们谢幕时起立鼓掌,让孩子们明白认真用功的重要性和舞台的魅力。
 

 

 
        七月底到八月十号,分班小课。背宋词唐诗记文学常识,写散文编故事,有人激动有人沮丧。看国外牛逼的广告,评国内无聊的栏目,每天刮刮头脑风暴,开始有人觉得自己脑洞太小。不知哪一天,有人叫了第一声“老大”。
 

 
        
        十月二号到六号,五天课,在工作室。
 
 

 

 
        十一月,因参与话剧《东方朔》,带学生去剧院看戏。看完有人激动地说:老大,这种活动要常搞一下……
 
 

 

 
        十一月底,应邀前往山师附中做讲座。
 

 

 
        十二月,在实验中学担任小品大赛评委并做导演构思专题讲座
 

 

 
        元旦之后,集训。一月底,带领学生南下金陵,考南艺南广。
 

 
 
        那几天南京零下十几度,我整天叮叮这个叨叨那个,结果还是有笨蛋弄丢了准考证,第二天一早带他去补,除此小差曲,一切顺利。回济南,继续上课。作业量加大,面试架上摄像机一个一个纠正表达和台风。
 

 


 
        这时,大家都快撑不住了。作业的量和每堂课的内容让大家有些绝望。

 

 
        我每天靠西洋参和金嗓子支撑。一个戏剧故事为了让学生记住,就会讲的很仔细。这帮家伙也精的跟猴儿似的,我一讲重要的内容立马把手机调到录音模式摆满我的课桌……
 
        很多年后我还会记住排《窝头会馆》时让我从头笑到尾的杨安琪,记住汇报演出时那个看似瘦弱实则蕴藏巨大潜能的张浩,在南京把大房间换给我住的高鸣扬、华吉伟,语速超快且思路清晰的火星人耿俊逸,在某个夜晚用微信跟我讲鬼故事的姚鑫翼、李欣源……
 
        四月,最先知道的是南京艺术学院,张浩全国第二,柴心路全国第十八!开了个好头,为此我还喝了场大酒。然后是耿俊逸的南京大学戏剧影视文学全国85名,并且过了中国传媒大学三个专业!姚鑫翼过了中国传媒大学、中央戏剧学院,牛墨涵过南艺、山艺第十五,高鸣扬山艺全国第四,王悦过山艺、中传南广,王沫源长春师范大学第五,华吉伟长春师范大学第八…… 还有没出成绩的学校,这只是一部分。
 
        很多年前那个雪天下午,我站在中戏的考场上回答考官刁钻的提问。我说:第一年考不上就多考几年,考着考着就可以去教书做先生了……
 
        最开始教书,学生比我小不了几岁,就拼命留胡子装成熟,一装就装过了大半截青春。
 
        如果从生活之外来看,生活是无意义的。
 
        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释迦说,活着无非生老病死;

        曹雪芹说,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我们2015年7月12日相识,到2016年春节,课不过百节笔记不过两本。
        
        还有什么,比用半年时间改变一个十八岁少年的一生更有意义的事情呢?
 
        还有两个半月,新一年的招生选拔又将开始。还有五周,我的孩子就要来到这个世界。我一看日历,我靠,预产期那天正好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