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表演培训班和济南摄影培训班及济南播音培训班

立森介绍

教学保障

报名信息

何逸文与艺考有关的日子


 
 
泰安二中何逸文  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全国第一名
 
        刚结束了期末考试,和朋友在街上闲逛,突然被人塞了一张传单,是一个艺考机构的暑假班宣传,上面满页的熟悉的标语突然就把我拉回了两年前的那个暑假。
        因为我所在的城市只重视文化课,对于学艺术一直是一种不冷不淡的态度,因此本地没有一个好的地方供我进行学习,但是不死心的我还是为了在老师眼中不务正业的梦想跑到了外地,去一个个试听艺考课,只为了找到一个理想的老师带我学习,然后在这一次次尝试中我碰到了老刘。
        他比我之前接触的所有老师都奇怪,因为他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招生之前还要刷人的老师。没错,在所有机构都恨不得跪在地上求你来上的环境下他是一股清流,或者说泥石流,因为他不仅不想其他人那么做还觉得理所当然。我当时唯一的感觉就是“这个人挺有意思,不俗套”所以在此之前根本没接触过艺术学习的我在侥幸通过“选拔”之后决定继续跟着老刘学习,开始正式学习之后我发现连学习日程都不大按常理来。
        在这之前听学艺术的朋友说在机构里都是集中食宿,每天还有早晚自习像在学校一样紧张的学习,毕竟从没基础到参加艺考时间是有点紧张,但是在老刘这我的学习没受到任何硬性规定,反而是极具个性化的,上课从来不像上课,有时候像讲座有时候又像研讨会,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散文课,那时候我们才刚开始学写散文,基本都是按写作文的套路来生搬硬套,老刘看了就得不行,说我们缺乏感情,这话我平时听老师说的耳朵都起茧了感觉老刘也就是泛泛而谈一下,结果他直接当场给我讲了一篇他写的散文,一个怎么想都是平平淡淡的故事,没有波澜壮阔,土的像山东电视台播的乡土剧,但是听完了就是让人想哭,总让人觉得现实中就是有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平凡却努力的活着。我一个老爷们儿就在稀里哗啦的哭着的时候明白了那十几年来老师都说不明白的文章的真情实感是什么。
        说实话那段日子的回忆虽然被我擅自添上了许多夏天特有的味道变得太过美好,但确实也有着难言的辛苦,毕竟不像在学校时有人逼着,目标明确,在这段时间里,你只能自己给自己找目标,没人会评价你的每一个阶段,只会有人评价你的结果。茫茫多的专业选项,对应着不同侧重的学习,你放弃了思考也就是放弃了未来。这段学习过程更像是提前体验了大学生活,有人漫无目的地消磨时间也有人勤勤恳恳地奋斗着。没多久我就发现了失去约束之后的学习尤其是在学习艺术的时候更容易让人堕落但也更容易让人有灵感迸发,只有极端,不存在平凡。大概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明白了老刘筛选学生的意义。
        艺考学习最苦的时候是在艺考正式开始前几天,面临在高中期间不曾面对过的考试形式的紧张感,其他同学还在教室里冲刺高考的对比感,总感觉自己学的不过多的不安感,各种负面情绪缠在一起让我痛苦不堪,每天对着镜子练习面试练到出现幻觉,写了一整天的剧本之后还要在深夜压榨最后的一丝灵感,很多次都想过放弃艺考,回去老老实实窝着学文化课去,但老刘总会时不时的跑来慰问我们,虽然他不会拎着我的脖子给我来个考前总突击,而只是带着我一边吃火锅一边吹牛逼,但是我总会在那之后放松下来,再一次次逼着自己继续下去。
        朋友的呼喊将我从回忆里扯了回来,我现在已经上了想上的大学,那段日子的努力当然没有白费。收起手中的传单向朋友们走去,我突然想起来那种美化了回忆的味道,是汗水挥洒在阳光下的味道。